• <dd id="0wm8c"><optgroup id="0wm8c"></optgroup></dd>
    <xmp id="0wm8c">
  • 央視春晚走過(guò)40年這些經(jīng)典你還記得嗎?一起回顧

    1983年2月12日 中央電視臺春節聯(lián)歡晚會(huì )正式開(kāi)辦

    央視春晚40年?留下哪些經(jīng)典

    “各位觀(guān)眾,在這歡樂(lè )的除夕,中央電視臺全體工作人員祝您闔家幸福,萬(wàn)事如意,春節愉快?!边@是當年主持人趙忠祥在1983年央視春晚的第一句新春?jiǎn)?wèn)候。從1983年到2023年,中央電視臺的一臺晚會(huì )已在除夕夜陪幾代中國人走過(guò)40年,人們親切地稱(chēng)之為“春晚”。經(jīng)過(guò)40年的陪伴,“看春晚”已經(jīng)成為全球華人春節過(guò)年貼春聯(lián)、吃年夜飯之外的又一民俗。

    一年又一年,春晚從一臺文藝聯(lián)歡會(huì )發(fā)展到國家文化項目;一年又一年,春晚從電視熒屏走向多屏互動(dòng);一年又一年,春晚從當年的一臺晚會(huì )發(fā)展到春節前后將有25臺叫“春晚”的節目上演。40年間,春晚在不斷地發(fā)展,觀(guān)眾對它也有著(zhù)更高的要求。

    今晚,央視春晚又將拉開(kāi)帷幕。讓我們一同回顧這40年間,“春晚”帶給我們的歌聲與歡笑。

    歌聲40年

    歌曲類(lèi)節目占比最多 近兩年出現了新特點(diǎn)

    春晚是一臺綜合性晚會(huì )。如果問(wèn)哪個(gè)類(lèi)型的節目是春晚舞臺上最多的,那當屬歌曲類(lèi)節目——近40年都是如此。

    “你的身影,你的歌聲,永遠印在,我的心中!”李谷一1983年第一屆春晚中演唱了《鄉戀》。李谷一連唱六首歌曲,成為當年之最。隨后,春晚曾出現很多金曲,從鄭緒嵐演唱的《牧羊曲》《大海啊,故鄉》到費翔演唱的《故鄉的云》《冬天里的一把火》;從張明敏演唱的《我的中國心》到陳紅、蔡國慶、江濤等演唱的《?;丶铱纯础?;從王菲、那英演唱的《相約九八》到宋祖英與周杰倫混搭演唱《辣妹子》。春晚金曲無(wú)疑成為當年最火的熱歌,并流傳至今,成為經(jīng)典之作。

    在春晚節目中占比最多的歌曲類(lèi)節目近兩年出現新特點(diǎn):獨唱節目變少,合唱節目變多;越來(lái)越多的非專(zhuān)業(yè)歌手,特別是影視演員加入歌曲類(lèi)節目演出。北京青年報記者統計發(fā)現,由于人數增多,春晚舞臺上歌手的人均表演時(shí)間越來(lái)越少:1983年人均表演時(shí)間為4分半鐘,1984年達到5分鐘,此后一路下滑。

    姜育恒作為華語(yǔ)樂(lè )壇資深歌手,對于第一次登上春晚舞臺依舊記憶猶新,“我是1991年首次登上春晚舞臺,演唱《再回首》,下臺后現場(chǎng)工作人員告訴我,今晚有7億人看我!”當晚不僅僅讓姜育恒火了,也讓這首《再回首》成為經(jīng)典。2023兔年央視春晚,姜育恒將演唱《跟往事干杯》,但表演形式和表演嘉賓都有全新的詮釋。讓我們共同期待今年春晚“這個(gè)老壇”,釀了哪些“新酒”。

    笑聲40年

    語(yǔ)言類(lèi)節目最受期待為“喜劇新勢力”練兵

    問(wèn)中國觀(guān)眾在春晚最期待哪個(gè)類(lèi)型的節目,那一定是語(yǔ)言類(lèi)節目。春晚舞臺上的語(yǔ)言類(lèi)節目,分為小品和相聲,2023年又將加入新成員脫口秀。從1989年開(kāi)始,小品取代相聲成為春晚的第一主角,這種局面延續至今??v觀(guān)歷屆春晚,1993年小品數量最多,曾達到9個(gè),此后一直維持在六七個(gè)。雖然數量與歌舞類(lèi)節目數量相去甚遠,但二者時(shí)長(cháng)不相上下,有時(shí)小品節目的整體時(shí)長(cháng)還會(huì )多于歌舞類(lèi)節目。

    央視春晚作為中國文藝最高舞臺,培養喜劇新人一直是其使命。其實(shí),央視春晚的舞臺一直都是“喜劇新勢力”的練兵場(chǎng)。在相聲是喜劇主流的時(shí)代,1983年在第一屆央視春節聯(lián)歡晚會(huì )上嚴順開(kāi)表演的《阿Q的獨白》,首次運用了“小品”這一表演形式。小品類(lèi)節目不斷在春晚上亮相,很多演員都因參演春晚小品,從各自領(lǐng)域的老演員變成了“喜劇新勢力”,例如唱評劇的趙麗蓉,演電影的陳佩斯、朱時(shí)茂等等。近兩年越來(lái)越多的影視劇演員也加入語(yǔ)言類(lèi)節目中來(lái),不僅豐富了舞臺,也讓大眾看到新意。

    內行看形式上的創(chuàng )新,老百姓愛(ài)看語(yǔ)言類(lèi)節目主要是因為它好笑。春晚之后,“流行語(yǔ)”必定出現,比如“想死你們了”“臉大脖子粗,不是大款就是伙夫”“你太有才了”。每年的春晚金句,一定會(huì )流傳到大街小巷。

    2023兔年央視春晚,預估將有八個(gè)語(yǔ)言類(lèi)節目上演,有觀(guān)眾期待的開(kāi)心麻花的小品,也有岳云鵬、孫越的相聲,更有受到年輕觀(guān)眾喜愛(ài)的脫口秀組合。

    舞動(dòng)40年

    春晚爆紅的舞蹈作品 將引領(lǐng)來(lái)年演出市場(chǎng)

    近20年來(lái),隨著(zhù)演出市場(chǎng)的火爆,春晚舞蹈類(lèi)節目走出了自己的全新模式——春晚爆紅的舞蹈作品,將引領(lǐng)新一年的演出市場(chǎng)。從楊麗萍的舞劇《孔雀》到2005年爆紅的《千手觀(guān)音》,再到《只此青綠》。這些舞劇的成功,讓“春晚+市場(chǎng)”的道路煥發(fā)出新的光芒。

    在春晚舞臺上,舞蹈類(lèi)節目并不小眾,以占比12%位列節目分布第三,但舞蹈類(lèi)節目創(chuàng )新是從近20年開(kāi)始發(fā)力的。40年來(lái),春晚舞蹈類(lèi)節目也產(chǎn)生了明顯變化:主角從舞蹈藝術(shù)家變成優(yōu)質(zhì)舞蹈團體,由個(gè)人轉向了團體。

    從演出市場(chǎng)來(lái)看,春晚舞劇無(wú)疑是成功的。以《只此青綠》為例,春晚結束后,每到一處都是爆滿(mǎn)的狀況,很多觀(guān)眾評價(jià)它為“頂級的演出”。從線(xiàn)下到線(xiàn)上,《只此青綠》的人氣和口碑都“贏(yíng)麻了”。2023兔年春晚是否會(huì )有同《千手觀(guān)音》《俏夕陽(yáng)》《只此青綠》這樣的舞蹈力作?值得我們期待。

    造星40年

    從誰(shuí)上誰(shuí)火變誰(shuí)火誰(shuí)上 網(wǎng)友點(diǎn)評是在“數星星”

    如果沒(méi)有春晚,費翔、宋丹丹、邰麗華、劉謙、吉祥三寶組合,可能都無(wú)法擁有今天的地位。央視自1990年起評選“我最喜愛(ài)的春晚節目”,北青報記者梳理以往報道發(fā)現,春晚在創(chuàng )立初期造星能力較強,幾乎每年都能有新的“人氣王”誕生。作為藝人,誰(shuí)能登上春晚的舞臺,就意味著(zhù)“見(jiàn)證奇跡”。

    在上世紀80年代到90年代,很多歌手都是在春晚唱一首歌后,受用終生。比如1986年演唱《軍港之夜》的蘇小明,還有從1987年的春晚火起來(lái)的費翔,《故鄉的云》和《冬天里的一把火》出盡風(fēng)頭。

    不僅是歌手,語(yǔ)言類(lèi)節目也是出新人的重地,1989年春晚小品《懶漢相親》讓北京人藝演員宋丹丹火遍全國,春晚小品成就了喜劇舞臺上的宋丹丹。

    其他節目類(lèi)型也是如此,在2009年春晚上露臉的中國臺灣魔術(shù)師劉謙意外躥紅,那句“見(jiàn)證奇跡”,成為劉謙最著(zhù)名的臺詞。上了春晚,也讓全球觀(guān)眾認識了劉謙和他的近景魔術(shù)。

    近些年,春晚的造星能力逐漸降低,和其選角思路調整有關(guān),從誰(shuí)上誰(shuí)火變成了誰(shuí)火誰(shuí)上。網(wǎng)友一度點(diǎn)評春晚就是在“數星星”——邀約當年最具人氣的明星上春晚,讓張藝興、TFBOYS組合、李敏鎬這樣的明星有機會(huì )登上春晚舞臺,拉動(dòng)收視率。

    “告別今宵,告別今宵,無(wú)論新友與故交,明年春來(lái)再相邀……”當這首為春晚量身打造的《難忘今宵》響起,意味著(zhù)新的一年真的來(lái)了。春晚40年,這首歌被演唱了26次。2023兔年央視春晚依舊會(huì )有《難忘今宵》,春晚還在,我們的歡樂(lè )還在。

    來(lái)源:北京青年報

    為您推薦

    搜索
    美国亚洲成年毛片,午夜一级成人,午夜电影一区,日韩毛片在线视频
  • <dd id="0wm8c"><optgroup id="0wm8c"></optgroup></dd>
    <xmp id="0wm8c">